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新闻公告  学院新闻

我院开设专题讲座《疫情形势下美国的选举政治与族群关系》

作者: 时间:2020-06-12 点击:186

围绕近期在美国因警察执法不当而导致非裔美国人弗洛伊德死亡并引发大规模抗议和骚乱的事件,我院于2020年6月9日晚举行题为《疫情形势下美国的选举政治与族群关系》的线上讲座,邀请张振江、陈奕平、吴金平和陈定定四位教授,分别从各自研究方向分享对于美国政治和族群关系的理解。本次讲座由陈奕平教授主持,是天下论坛第二百四十四期暨我校“博雅大讲坛”系列讲座之一,讲座吸引了近两百名校内外师生在线观看。

 

  




《疫情形势下美国的选举政治与族群关系》专题讲座

 

张振江教授从全球和美国国家治理的角度分享了自己的看法。他首先简单回顾了“弗洛伊德事件”的过程,认为当今是全球化和“后真相”的媒体时代,这使得美国国内的一次警察执法事件迅速地影响了全球各地,其受到的关注度甚至超过了新冠疫情。然后,张教授分析了造成此次事件的原因。他认为,全球化产生了大量的财富,然而,财富在国家外部产生与财富只能在国内再分配两者之间的不协调,使得少数的主体占有了大部分的全球财富,导致了社会的不公平,引起了不满情绪。这显示了当前全球治理体系对全球问题的应对无力,也揭示了国家在未来全球化的作用将越来越重要。同时,他认为也有美国国内的原因。从长远的历史来看,美国白人和黑人的关系是个历史问题,这一问题的历史比美国本身的历史要长,并不断地引起社会冲突。美国白人与黑人在制度上的不平等虽然已经被废除,但事实上的不平等仍然存在。从近十多年来看,美国社会出现了严重的分裂,这种分裂被特朗普利用并成功当选总统,而特朗普的当选又进一步加剧了这种分裂。从当前来看,“弗洛伊德事件”显示了特朗普政府的治理能力缺陷,其政策本身反而加剧了美国的种族矛盾。

  




张振江、陈奕平、吴金平、陈定定四位教授作分享

 

吴金平教授从美国族群关系史的角度分享了自己的看法。首先,吴教授认为,美国族群关系史是一部合众为一的历史,这种合众为一是合到以盎格鲁—撒克森为主体的白人族群中,但是,美国的社会凝聚主要是靠信念而不是种族的,比如对于美国社会价值理念的认同等。其次,他指出,美国的这种合众为一过程也显示出了不平等,因此,美国族群关系史也是一部争取自由与平等的斗争史,并主要体现到白人与黑人之间的关系中。最后,他指出,虽然19世纪已经开始了废奴运动,但族群自由与平等的美国梦远未实现。美国虽然实现了族群间在法律上的自由和平等,但事实上的平等远未实现。这既有美国历史中根深蒂固的原因,也有不同族群自身的原因。

 

陈定定教授分享了自己对族群与美国选举政治之间关系的理解。陈教授认为,社会运动往往存在很大的偶然性,此次发生在美国的社会运动有两个大背景。其一是新冠疫情造成了如此长时间和巨大的伤害,这与特朗普政府的政策有关。其二是美国大选,而族群问题会在此次选举中成为催化剂,不仅会影响今年的美国大选,还会影响未来美国的政治文化,具体体现为三个方面。第一,“弗洛伊德事件”将会进一步刺激少数族裔群体的投票热情。2016年希拉里的败选就与少数族群投票热情过低有关,这与奥巴马参选时的情况形成强烈对比。民主党候选人拜登能在党内初选中脱颖而出也与黑人选民的支持有关,由此,他一旦当选,将可能会选择一位黑人女性担任副总统。第二,本次事件对特朗普政府的打击巨大。从民调来看,特朗普的支持率在下降,部分民调显示他与拜登的差距在拉大。对比2016年同期,希拉里并没有面对这种情况,这与全美过半数民众不满特朗普有关种族问题的态度有关。第三,这次事件有可能会成为未来几十年新民权运动的开端,但仍有待观察。这次民权运动与过去的运动有不少区别,将会对美国政治改革带来不少的影响。尤其是如果民主党获胜,种族问题一定会成为民主党政府的头号施政目标。

 

  




讲座现场


  陈奕平教授对前三位教授的分享进行了总结,并分享了自己有关此次事件对美国华侨华人影响的理解。首先,他结合美国移民的历史指出,从美国社会族群结构总体变化趋势来看,白人占比在不断变小,有色人种和少数族群的占比在不断上升,这会对美国社会文化产生影响,从而引起白人的担忧。其次,他指出,华侨华人在美国的不同时期国家建设中都有自身的贡献,如美国发展崛起时期的铁路建设和西部开发及当代美国科技发展等领域的贡献。最后,他分享了自己就非裔美国人抗议浪潮下华人选择的五点思考。第一,作为少数族裔的美国华人,其内部的多样性往往被“模范族裔”的刻板形象掩盖,不时成为骚乱袭击的对象。第二,华人需要思考如何从沉默走向政治参与,从而维护自身的利益。第三,需要更深入地了解美国民权运动和“平权”的内涵,并关注华人群体的利益在其中是否受到重视,防止出现“逆向歧视”。第四,从排华运动到“华人间谍论”,需要思考华人是否只是美国社会永远的“他者”,以及美国对华战略竞争的政策如何影响华侨华人的生存和发展。第五,需要关注在抗议运动与反体制骚乱中,华人将做怎样的选择,如何做到反歧视和维护秩序之间的平衡。最后,他也强调,社会运动乃至出现骚乱对于美国而言并非是致命性的,因为美国社会中仍有某些凝聚因素存在。

 

  讲座尾声,来自校内外的师生向四位讲者踊跃提问,四位讲者也对问题作了详细的回应。讲座气氛十分活跃。经过这次讲座,与会者对美国族群关系、美国选举政治、美国华侨华人生存状况有了更加深入的了解。(文/冯兆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