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首页图片轮播

“纪念庄礼伟教授诗文(四)”

作者: 时间:2018-12-21 点击:11

怀念庄子


代帆(暨南大学国际关系学院)

  

12月16日,在学院举办的“中国与周边国家关系”会议的闭幕式上,庄老师主持闭幕式,我致闭幕词。我们还商量好,等他回来后,我们找时间聊聊,如何推动学院东南亚研究的发展。熟料这竟是我们最后一次合作!我得到消息比较晚,12月18日下午,在连续收到几条短信询问后,我赶紧去学院办公室了解情况,刚好看到庄老师的几个学生都在学院走廊上,学生们一看到我就哭了!等到噩耗确定,当子乐在电话里问我时,我已经哽咽到无法说话。是啊,又有谁能想到,那个英俊潇洒、温文儒雅、心性善良的庄子,竟然仓促间离我们远去!生活何其不公!

在暨大读书工作十多年,有幸作为学生聆听庄老师的课程、成为他的同事和副手,与他一起工作。在我眼中,十多年如一日,庄老师始终保持着认真、善良的赤子之心,如谦谦君子。

十多年前,在庄老师的发动下,广州高校举办第一次国际关系“三校论坛”,我有幸作为选手参加。一连几晚,庄老师带着我们几位参赛学生,在他家里喝茶辩论到深夜,讨论如何确定辩题的视角和观点。他从不将他的观点强加于人,总是循循诱导,引导我们从更开阔的视野、从他者的视角来进行审视和分析,往往能将我们引入一个前所有未的新的境界,让我们受益良多。

毕业留校后,我们成为同事,但在我心中,他永远是一位令人尊敬、值得我仰视的良师益友。我们多次在JNU1906和不同的学者喝咖啡聊天,纵论天下,他似乎从来都是那么从容而灿烂。他为人热心,办事认真,总是乐意为同事和学生提供各种帮助。不管是不是他的学生,不管是不是他的工作,只要找他,他总是很乐意提供各种帮助或者建议。我每每邀请他出席一些活动,只有有空,他一定会参加支持。这两年和他一起举办暑期夏令营,他总是很认真的和我一一讨论夏令营的人选。2018年4月,我们在办公室讨论夏令营人选的时候,正逢他颈椎病发作,头疼难忍,脸色苍白的他躺在沙发上,但依然坚持和我一起完成了学员筛选工作。

“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岗;他强任他强,明月照大江”。庄老师一贯立场鲜明的批判社会上的一些丑恶现象,但他性情宽厚,对社会充满了深刻的人文关怀。他既从建设性的角度去批判这不完美的世间,又作为一个理想主义者,对人性以及人类社会的未来充满了一贯美好的向往和期望。我想,这也是他的人格魅力之一吧!

他既是宽厚的长者,又是交心的朋友;他既是学识渊博的良师,又是诤诤直言的益友。

双子塔下,他丈量亚洲的高度;湄公河上,他眺望未知的远方;吴哥的丛林里,他思索佛陀的微笑…他用脚,丈量着每一寸土地…。今天,他却离我们远去了……

庄子,你永远活着我们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