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首页图片轮播

“纪念庄礼伟教授诗文(三)”

作者: 时间:2018-12-21 点击:10

庄生晓梦,长寄哀思。

  

追忆老庄二三事

  

陈定定

  

昨天(18日)早上我刚刚到达南校区,正在准备给本科生上课,就接到噩耗说老庄去世了,一时间悲痛,空白,无语都涌上脑海,一天心情起伏不平,难以自制。我与老庄初次相识是2015年12月19号,到今天正好三年,希望写下零零散散的几个认识他的片段,来纪念这位我的好兄长,好老乡,好同事。

第一次见到老庄还是15年冬天,那是我刚在深圳创办海国图智不久,年底就商量着跟暨南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合办一个关于‘中国外交转型’的研讨会。暨大国关在张振江院长的领导下,非常重视,几乎把半个学院都带到了深圳。19号晚上我们举行招待晚宴,就在深圳蛇口的海上世界的一家餐厅。那一晚,来自北京上海香港澳门新加坡等地的学者们把酒言欢,吃饭讨论热烈又温暖。饭后,包括老庄在内的大伙儿还去了当时海图在蛇口的办公室,所以才有了那张经典的‘中国合伙人’照片。照片中老庄温文尔雅,谦谦君子,站在那里自然是气度不凡。第二天会议结束吃饭时,北大王缉思老师笑着说庄礼伟自毕业后样貌就没有变化过,而且是越活越年轻,这时我才知道老庄的一点点背景。

2016年春天我正式加入暨南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才慢慢跟老庄熟悉起来。也慢慢知道了老庄是我们江西85级的文科状元,北大国关本硕博,专攻东南亚的学术大家。既然是江西的,又是跟我北大的大哥一样85级的,我心里自然就觉得跟老庄亲近起来。之后只要是有招待嘉宾场合,我都会自豪的介绍老庄是我们江西的文科状元。在学院里面,跟老庄打交道的主要还是各种工作场合,虽然我一直很希望能跟他有机会长聊学术与人生。约了好几次,总是阴差阳错的错过了。回想起来,唯一的一次还是中午在暨大食堂吃饭聊了聊,那次我们聊到共同的学术兴趣,居然发现老庄也对人工智能感兴趣,改变了我以为的他是一个人文学者的印象。

老庄的人品,才华,情怀,品德都是公认的好,好的像一块美玉一样,好的让人感觉惭愧。跟他比起来,我们很多人都有太多不足。他对学生的耐心和支持是出了名的,经常花上几个小时跟本科生,硕士,博士讨论文章。也经常带领学生出去爬山,看风景,颇有孔子领着弟子们游学之风。

老庄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对这个世界有深沉的爱。作为一个八十年代的北大人,他身上有着那个年代那个大学独有的入世情怀和理念情节。虽然世事变迁,现实的骨感让很多人自愿或者不自愿的自我调整自我妥协,老庄的独特在于他用自己的方式在坚守他心中的世界和理想。 我很有几次都想跟他问问,到底是什么让你坚持。但是我想不用问了,因为他有爱,对世界的爱,对世人的爱。

海图三周年纪念活动那天,他来了,我很感激感动。他说了什么我也不记得,但是他的出现,他站在那里,我就感觉吾道不孤。上个月,北大王栋老师来做一个关于全球化的讲座,我邀请老庄做点评嘉宾。原以为就是五分钟的口头评论,没想到老庄早上七点起床写了整整两页的详细评论。我跟他说既然你有了这么好的研究框架,不如整理出来给我们新期刊《全球秩序》。老庄说还需要再想想再修改,我说好,那我等你的稿子。

现在老庄离开了,但却教给了我们很多道理。古人说要立德立功立言,我觉得老庄最大的贡献是用他的实践在立德。人难免一死,现在有这么多老庄的师友来纪念他,感激他,缅怀他,我觉得他也会含笑而去。老庄,我的好兄长,好老乡,好同事,一路走好!

  

祖先们谦和地退居荒野

守护生命的原始协议

其实最初的人类都降生并受庇于荒野

那里 砂土温暖

圆月安详

  

——《夜行荒山明月当头》

Lao Zhuang

遗风诗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