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首页图片轮播

“纪念庄礼伟教授诗文(二)”

作者: 时间:2018-12-20 点击:89

悼庄礼伟兄


昨天中午(18日)1205分,我给博士生上完课出来,发现侯松岭教授站在门口等我。见我出来,他把我领进他的办公室,告诉我一个重大噩耗:庄礼伟教授于17日晚在泰国遭遇车祸身亡!听到这一消息,我脑海里一片空白,双腿都有些发软:怎么可能?16日上午,礼伟兄还在主持“中国与周边国家关系国际学术研讨会”闭幕式,傍晚我们还在一起打乒乓球,直到将近20点呢!

如果说中午的时候,我还有些将信将疑,希望这不是真的,但到下午3点半的时候,广东省华侨史编委会办公室钟津婷女士给我打电话,说有泰国方面来电希望找到礼伟兄的家人去泰国办理后事,我最后的一丝希望就破灭了。

我与礼伟兄结识已经21年多了。第一次见他是在暨南大学房产科,那是199773日。当时,我刚从南开大学博士毕业分配至暨南大学华侨研究所,在房产科办理入住手续。期间,礼伟兄进来了。我们攀谈了几句,他说自己要去东南亚所工作。我当时还以为他也是刚从北京大学博士毕业来到暨南大学的呢,其实他是老暨大了,早在1992年就已来到了东南亚研究所。

我们那一年入职的博士就几十个人(当时全暨南大学拥有博士学位的教师不到100人)。也因此,我对礼伟兄就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虽然我们分属不同的单位,但因我们住在相邻的两栋楼:他在南湖苑8栋,我在7栋,彼此经常见面,慢慢就熟识起来了。后来因为华侨所与东南亚所一起共同申报教育部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的工作,我们在工作方面也有了更多的接触。200311日,我从历史系调入东南亚研究所,我们变成了同事。从2004年起,我们分在了同一个博士生指导小组,后来也一起进入政治学学科组、学位评定委员会法学分委会、博士后流动站指导小组、院系学术委员会、院系本科教学指导委员会等机构共事,了解与接触就更多了,彼此成了学术上的挚友、生活上的兄弟、工作上的战友。

在学术上,我与礼伟兄在追求与观点上在很多方面高度一致,只是我痴长两岁,生性更为中庸,锋芒远不如礼伟兄。不过,在交锋激烈的关键场合,我基本上都是“勇敢”站出来声援与支持礼伟兄的。

在生活上,礼伟兄对我可以说是关爱有加,无论是在对待生活的态度,还是诸如入职时住房位置的选择,亦或是我个人生活中遇到的困难与问题,礼伟兄的话总会让我释怀很多。

在工作上,礼伟兄的公心与公正更是让我折服,无论是在博士后流动站与政治学一级学科的申报,还是为单位职工绩效工资分配建立更为公平的制度,或是履行博士生指导小组职责等方面,礼伟兄都能既坚持原则,又不乏慈悲之心。在一些关键的场合,礼伟兄都给与我最坚定的支持。

可是,这样一个挚友、好兄弟和战友却抛下我们,独自离去!只是,礼伟兄,你忘了我们在绩效工资改革小组群上最后的约定了吗:你说好在出差回来后的21日要带我们去爬火炉山——凤凰山的!



吴金平泣记于广州番禺

20181219日星期三



悼国关学者庄礼伟教授

昨天上午在和外国学者进行交流的时候,听到十分震惊的消息,庄老师在泰国出事!随后经多方打听和确认,庄老师确实走了。当时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心中无比难过。

我和庄老师认识、相交,到成为朋友,已经十多年。

记得2002年暨南大学开办国际政治专业,庄老师作为课程负责人,我当时还在暨南大学历史系,他请我为这个班上《专业英语(阅读与翻译)》。庄老师为国际政治专业的培养方案、课程设置和师资配备费尽心思,在人才培养方面具有一定的超前性和实用性。比如说跨学科的知识、基本的社科方法、小语种课程和实践教学环节等等。而他的教学工作十分认真,指导学生也很有针对性,指导的一位本科生写的论文就多达10万字。

和庄老师交集更多的是学术探讨。2003年暨南大学设立美国研究中心,随后举办了一系列的学术会议和学术讲座。其中一次,我分享美国总统选举,庄老师参与讨论,分享了很多有价值的观点。

暨南大学“天下论坛”在学术界有很好的影响,论坛邀请国内外知名学者前来讲学,分享学术前沿成果,师生受益匪浅。“天下论坛”就是由庄老师提出举办的,名字也是由他起的。庄老师也主持过多次学术讲座,还专门鼓励、组织年轻老师进行学术讨论。学院讨论让他开讲论坛第200期的时候,他却离我们而去。

东南亚研究和华侨华人研究,是暨南大学的传统特色研究领域。庄老师的研究侧重东南亚研究和国际公共事务研究,也关注华侨华人研究和中外人文交流。我在撰写《依赖与抗争:东盟国家对美战略》书稿的时候,对庄老师就亚洲价值观的探讨印象深刻,也吸收了他的相关成果;在研究美国华侨华人问题过程中,也引用了他就美国百人会作用的看法;他也关注我就华侨华人与国家软实力的研究,对于软实力的提法以及华侨华人的作用提出了不同的看法。

就在上周末,学院举办了“中国与周边国家关系:合作、共赢与共享”国际学术会议,庄老师以《从“屈辱的百年”到“中国梦”:变化中的中国外交政策思维》为题进行主题发言,从宏大历史叙事和民族心理学的角度分享了他的看法,其中不少观点值得决策层和研究者思考。就他的发言,我提出问题,和他进行了交流。没想到这竟然是和他最后的学术对话。

由于工作原因,我和庄老师有很多共事的机会。2017年暨南大学获批政治学一级学科博士点,暨南大学在全国第四轮学科评估中取得好成绩,都离不开庄老师和学院其他同事的参与,庄老师认真负责、一丝不苟的精神让我和同事敬佩。而就学院绩效分配改革办法的草拟,庄老师几乎拿出立法的精神来制定分配办法,而带领的团队更是付出不知多少个日日夜夜。记得他曾说,一次熬通宵而完成阶段性任务后,在操场跑了八圈。

我和庄老师有一个共同的身份,就是暨南大学无党派知识分子联谊会的成员。联谊会的使命主要在于参政议政,为国家的发展献计献策。庄老师不但是一个学术人,更是积极为社会发展奋笔疾书的知识分子。他发表了大量的媒体文章,分析国内外时政,针砭时弊,探讨未来方向,为知识分子参与社会树立了榜样。

我和庄老师另外一个共同点,就是体育锻炼和喜欢分享大自然的美好。学院几乎每天都有乒乓球活动,庄老师有空都会来打乒乓球,既是一种运动,也是一种交流的形式。记得庄老师最初不喜欢用微信,还是在我的鼓励和“诱惑”之下,他喜欢上微信,并通过微信分享文章,也分享他的摄影佳作。

让我感动的是庄老师对同事的关爱。今年5月我住院做手术,经历生命的又一次低谷,庄老师和其他同事来看我,特意送上仙人掌作为礼物,喻意生命长久。我出院回学院后,他主动上前来给我一个“熊抱”,让我感动。

失去这位好友、好同事,十分难过,唯有学习、传扬他的品质和学术风格,提升暨南东南亚研究和华侨华人研究的水平,服务国家和社会,才是更好的纪念。

仅以小文一首纪念庄老师,愿他一路走好!

  

夕阳送友人

  

红日西下染珠江,

金绸舞动连海洋。

友人故去哀断肠,

白鹤低头敬夕阳。

夜幕降临待明月,

华灯初上思远方。

  

陈奕平

2018年12月19日

于暨南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