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校友风采

国际关系学院基层就业典型案例——李子沛

作者:admin 时间:2015-05-06 点击:255

 

广西那些事儿

(国际关系学院/华侨华人研究院2013届国际政治  李子沛  就业单位: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隆安县南圩镇人民政府)

2013724日,我几乎是本届毕业生里最后一个离开学校,背上所有家当这就奔赴广西。在走出宿舍的一瞬间我产生了深深的留恋,这留恋告诉我从此以后我就要靠我自己,走上自己选择的道路。我报名参加了大学生西部计划项目,成为了一名西部计划志愿者。经过团省委的隆重送行,在短暂的培训之后分配到了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隆安县南圩镇人民政府。

第一幕 穷,不一样的穷

当我确定要参加西部计划的时候,我向同学透露报名意向是广西,他们都觉得广西可能比较富裕不能算作西部吧。我却并不这么乐观,我是抱着艰苦奋斗的期待奔去的。然而,事实和理想是存在着巨大差距的,我们都错了!先说说我的下巴是怎么惊掉的吧。我所在南圩镇距离县城只有6公里,单位提供宿舍,还有24小时热水的;饭堂包管一日三餐,每天缴纳5块钱即可。年轻的镇长是手机控,所以办公楼内wifi全覆盖,我自己从办公室拉了一条网线,10兆的网速完全不输我大暨南。更不消说广西处处风景宜人,风物迥异了。 

 

我所在镇俯瞰图

 

我服务单位的办公楼

这些条件不仅不艰苦反倒比大部分地方都要“舒适”。这意味着这里不穷吗?南圩镇是隆安县工农业实力最强的三个镇之一,下辖20个行政村,185个自然屯,分布在300多平方公里的山区。截止2012年底仍然有5个屯没有通电,更不要说网络和水泥路。其中四联和多林两个村子,一旦遇到暴雨天气就基本同外部断绝了交通,可能一连几天买不到蔬菜肉食。

2013年,农村人均年收入只有两千多元(这一数据并不能体现贫富差距,事实上大部分家庭人均收入可能不到两千)。虽然近几年很多人外出务工,挣了些钱回家起了红砖瓦房,但是如果你能够进去看看就会发现,好多人家真的就只有“房”而已,家徒四壁,甚至没有窗框。另外,现在很多村小合并导致一些村子没有小学,各村屯之间距离又很远,有条件的村屯可能会租一辆班车负责接送学生,没有条件的村屯只能让孩子住校,这些5-13岁的小孩子已经开始承受很多我们无法想象的东西。

有条件的村子的“校车”,里面有25个孩子和一名老师

环境所限,自家的几分地不足以维持生计的时候,更多的人只能选择外出打工。这里的穷更多的体现在贫困人口、留守家庭的数量上,以及落后的基础设施和低下的公共服务水平。 


看这些字就知道房子的年代,而这里面还住着人

第二幕 什么是基层?这就是基层!

基层?乡镇政府作为最后一级政府,构成了我们这个国家最庞大、最复杂的基层。它直接与老百姓打交道,是国家政策的直接执行者,是这些政策落实与否的重要因素。是窥探全国各地最普遍的人民群众基本现状的观测站。乡镇的工作,尤其处理群众问题的相关工作,是非常复杂而且重要的。所谓“上面千条线,底下一根针”就是形容基层工作的复杂性。

先说说2013年刚到广西的时候我在计生办的两个月的时光吧。为了争创国优(计划生育全国优秀先进县),我负责了所有文件材料的编写工作和社会抚养费(超生违生罚款)票据电子表格的录入。补齐近三年来所有缺失的文件、材料、图片,统一格式装订成册。技术含量很低,不需要动脑子也不需要什么文采笔法,只需要按照套路一步步誊写出来。连续两个月没有周末没有休息,无休无止暗无天日的加班。当时觉得,这样下去我的人生一定是庸碌的灰暗的。不过等材料交工的那一天,我似乎又觉得好像工作也不是那么无聊,生活也没有那么阴暗。不管怎样,忙碌的工作总是能够给人带来满足和充实的感觉。


三年的材料两个月的汗水

社会抚养费的录入是个枯燥乏味的工作,几十本票据上千张罚款,唯一的乐趣就是研究每个人的名字。尽管如此,这些枯燥的数字和罚单却是了解本地老百姓生活现状的一个独特的视角。对于这个地方贫穷和观念有了模糊的认识。平时和老同事们聊天还能够搜集很多关于“计划生育”这场“战斗”前世今生的故事。用许多模模糊糊的碎片渐渐拼凑出一个对于这场运动的认识。


薄薄的基本票据,连续录入七个小时

2013-2014年的广西,无法避免的就是“清洁乡村”活动。为了响应习总书记提出的“美丽中国”的号召,广西全区开展了一场“美丽广西,清洁乡村”的专项整治活动,如运动似革命般。仅在活动开展的前半年,频繁的超负荷的下村就让我对这个镇几乎了如指掌。全镇二十个村全部去开展过工作,185个屯去过110多个,可以毫不顾忌的说我对这个镇子的了解比对家乡的了解更清楚。几个月的时间里几乎全镇所有干部一半的工作时间都在下村扫地和发动群众,另外一半的时间在迎接卫生检查。

不得不说,清洁乡村是卓有成效的,几十年的陈年垃圾得到清理,巷道更整洁了,水源更清洁了。我自己也养成了绝不乱扔垃圾的好习惯。同样也可以看到政策一级级落实下去,一级比一级工作艰难。

 

垃圾焚烧炉,粗糙,简陋,另一种污染 


基层政府的工作就是如此,既复杂又粗放、既忙碌又低效、既充实又枯燥。下村扫地、上山灭火、深夜“蹲守”、通宵补文、联防征兵、违建拆迁、房改林改等等,短短一年,什么工作都有可能涉及,若不是风景这边独好,一定是让人难以忍受的。但是,正是因为忍受了、付出了,就是对自己有力的信任,可以让人从一个新的层面来认识自己,也可以让人从新的角度来理解我们这个国家。

第三幕 我,志愿者

这是我对自己的定位,也是别人给我们贴上的标签。因为是志愿者,单位的同事都会很照顾我们,关心我们,害怕薄待了我们。即使到了今年3月——离开南圩的半年之后——南圩镇政府仍然如期的把我去年上半年的绩效打到我卡里。这真的让我感动,不在钱的多少,即使没有挤出这份钱来给我,我也没理由抱怨,单位本身是不需要给志愿者补贴的。

除了日常工作,我还要经常做一些志愿者分内的事情,来不断“强化”自己的身份认同。我们自己主导的有两项志愿工作,一项是加强对隆安特殊学校孩子的关怀;另一项是针对留守儿童的小星星信箱(后一项由于某些条件不允许我并没有参与多少)。此外我们还配合心守家园,隆安本地的“璐曦爱心之家”,以及其他本地外地公益机构开展公益活动。 


这是我们第一次去隆安特校,这场游园会本是打算和小朋友简单做些游戏,根本没想到学校的老师听说我们想要帮这些小天才,举行了隆重的欢迎仪式和精彩表演。当我们看着这些孩子认真表演的样子,我们一队人都鼻子酸酸的,从心里觉得如果帮不到这些孩子我们会深深自责,这些孩子都很懂事,吃得不多要的不多,只要你能陪伴着,他们就会很开心。有一个小朋友不会说话,非常粘着我们,送我们走时咿咿呀呀听不懂,但是我们都知道她是想让我们再去看她。


我非常喜欢这幅画,这是我们组织特校义卖展会的作品。所有义卖的画和手工艺品都是小朋友们自己画的。在我眼里,他们一个个都是小天才,能歌善舞,心灵手巧。尽管我们这次义卖没能卖得多少钱,可能连我们自己的投入都不够,但是我们依然很开心,因为真的有很多人开始知道就在他们身边还有这样一个学校,这样一群孩子希望得到别人的关心和爱护。

有一次协助慈济搞活动,我们做了一天慈济人。一千多户的援助物资,几千袋大米,几千包生活用品,不论男女我们手提肩扛,整整五个小时没休息,很多人连午饭都顾不上吃。所有人都腰酸背痛,但我们累得舒心,干得开心。他们是一帮非常好的人,他们愿意帮助别人,我们也心甘情愿帮助他们。

记得有一次想给小朋友们买一批文具,因为各种原因时间有些紧迫,就做了一个简单的文案在网络上到处发,希望能筹集部分善款。发到一个群里的时候,有人说你的文案做的不好啊,不够有感染力,我说:“那我做到怎样感染人的地步,您才会捐钱。”募捐的时候是非常困难的。依靠感动别人,感染别人诱发别人的同情心来募捐,只能说明我们的慈善事业仅仅停留在一种自我安慰的阶段。我相信一个制度和公民素质非常成熟的社会里,想要帮助别人的人,随时都在准备着帮助别人,我想这是我们所有人都值得为之努力的目标。

第四幕    落幕

落幕的永远是事件,不落幕的永远是时间,一年的时光,如月穿云,转瞬即逝,留在时间里的是青春的汗水。没有什么后悔,只有不舍和眷恋。短短千言是没办法把所有的话都说出来的,语言也没办法诉说所有的情感。想的太多,想说的也太多,希望这些零零碎片能够让你们拼凑一些图景出来。如果要我给些建议的话:

第一,你要思考自己的条件是否允许你去你想要去的地方,要征求老师的意见和家人的支持;

第二,基层不讲效益,只讲工作,有工作就做无工作就闲,学会利用时间,不要让自己和外面的世界脱节;

第三,基层工作复杂,要多学习,多做事,多看,多听,少言;

第四,每当夜晚来临的时候,孤独总在你左右,条件的艰苦永远不是最重要的,孤独的时候要用来看书。

第五,看多了大国间的纵横捭阖勾心斗角,也可以去看看小山沟里的人生百态若梦浮生。

第六,附几张照片吧


更望湖风景,三角麦开花时节

不知走到哪里路过的稻田

壮族三月三歌圩节

一个没有路,没有居民,没有手机信号的地方,风景必是好极了

 

 


雾满右江

右江风景

慈济合影

我和饼饼

义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