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学术研究  东南亚评论

评2014年印尼总统大选

作者:李皖南 时间:2014-08-10 点击:255
  

2014年印尼总统大选

李皖南

暨南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华侨华人研究院 副教授

 随着79日印尼顺利举行总统选举全国投票和722日普选委员会公布投票结果,竞争激烈、备受关注的2014年印尼总统大选最终以佐科维-卡拉组合(Joko Widodo-Jusuf Kalla)获胜而落下帷幕。相较于前两次的总统普选,今年的第三届总统大选出现了一些新的变化特征。

 第一,首次仅有两对候选人参加竞选。2004年的总统选举中有五对候选人进入总统竞选,2009年的总统选举有三对候选人参加了大选。2014年的选举遵从2008年的《选举法》,即规定政党或政党联盟必须获得全国票数的25%或者获得国会(People's Representative CouncilDPR)议席20%以上(即560总议席中的112议席),才有资格提名总统候选人。但4月的国会选举,没有一个政党能满足这一条件。5月份,各个政党进行了频繁磋商和讨价还价,进行政党联盟,最终形成了两大阵营。其中,大印尼运动党、专业集团党、民主党等7个政党结成政党联盟,支持大印尼运动党提名的候选人普拉博沃-哈达组合,选举代号为1号;斗争民主党、民心党、民族民主党等5个政党组成少数派的政党联盟,支持斗争民主党提名的候选人佐科维-卡拉组合,选举代号为2号。由此导致了印尼自2004年总统直选以来第一次仅有两对候选人。

 第二,首次规定总统投票一轮决胜负。印尼《选举法》,都规定候选人只有获得全国50%的选票和各省区20%的选票后才能当选,选举可以进行两轮投票,分别于7月和9月举行,如果在第一轮选举中没有一对候选人的选票超过50%,就由在第一轮投票中得票前两名候选人组合进入第二轮投票选举。2004年的选举中,根据规定进行了两轮投票。2009年的选举规定可以进行两轮投票,人们也预期会进行两轮投票。然而三对候选人在第一轮投票中,由于苏西诺-布迪约诺组合得票率高达60.80%,超过了50%,以压倒性优势获胜,根据法律,无须进入第二轮投票。然而在2014年的选举投票前,印尼宪法法院颁布决定书:由于只有两对候选人,2014年普选只进行一轮投票,这在印尼民主改革时代的选举史上还是首次,这也可能成为印尼未来选举的一个判例,也标志着印尼选举从不完善走上完善巩固阶段。

 第三,诞生首位平民总统。2014年印尼总统大选之所以引人关注,除了只有两对候选人、一轮定输赢这些新特征外,还有一个重要因素就是佐科维的参选。这个出生于1961年、来自印尼中部梭罗市、商人出身的平民总统候选人,自从2012年以“黑马”战绩夺取雅加达省长职位后,一夜之间就成了印尼政坛上“政治明星”,很快被人们预测可能会参加2014年的总统大选,并带动了“佐科维效应”。相对于一些权贵阶层,佐科维身上体现了更多的政治纯净和清廉,他不喜欢金钱政治,也没有贪污痕迹。佐科维曾向民众表白“从政以来不曾为了胜选进行政治游说,过去当选梭罗市长和雅加达省长也没有进行游说。他说,让我们一起建设这个国家,合作是必要的,但不是通过谈判或政治交易。”在总统竞选期间,人们总是看到他身穿普通的Batik衫,有时还挽起衣袖,长相虽像奥巴马,但比奥巴马多了几分草根气。竞选集会时,佐科维也没有资金来资助支持者前往会场,可印尼中下层百姓是如此喜欢他,自愿掏腰包去听他演说。印尼《国际日报》前总编李卓辉先生对佐科维当选意义做出了很好的评价,李卓辉先生认为“佐科维以一介平民当选国家最高领导人,这具有划时代的历史意义,说明印尼民主政治正走向成熟的历史阶段。”

 第四,首次出现副总统候选人不被所在政党支持。2014年的总统选举中,印尼另外一个大党专业集团党出现了严重分裂,公开不支持本党的副总统候选人卡拉。20145月,国会选举结果公布后,各个政党为了重新排位和组合,形成两大阵营。斗争民主党请专业集团党前任主席、曾任副总统的卡拉作为佐科维的竞选搭档。然而专业集团党现任主席伯克利并不认同斗争民主党,结果以党的名义与大印尼运动结盟,支持普拉博沃竞选总统,遭到党内部分党员的反对,于是巴克利开除支持佐科维-卡拉的党员。大选结果公布后,佐科维-卡拉获胜,巴克利支持的普拉博沃败选。随后,卡拉及一批支持佐科维的党员表示希望提前召开专业集团党全国大会,巴克利能卸任离职,重新选取新的党主席。曾经在苏哈托时期一党独大、风光无限的专业集团党如今如此分裂,不得不让人大跌眼镜。

 第五,首次出现社交媒体左右总统大选选情变化。佐科维团队没有什么特别的传统宣传工具,其支持者大多是中下阶层。在选举前,笔者有幸前往印尼观摩大选,在竞选场面,经常看到中下阶层的年轻人肩扛佐科维的竞选旗帜,骑着摩托车从你身旁呼啸而过,当你猛然回头看那摩托时,已经只留下一些印有“2号佐科维-卡拉”头像的旗帜在风中飘扬。当两对候选人进行电视辩论时,相较于普拉博沃-哈达助选团的统一着装,气质高贵、整齐有气势的场面,佐科维的助选团没有统一的服装,人员参差不齐,略显寒酸。然而,佐科维年轻的竞选团队却善于运用在社交媒体在网络中进行宣传,FacebookTwitter等西方发达的社交媒体都是他们宣传的阵地,自从佐科维315日宣布参加竞选后,社交媒体上每天提及佐科维的信息量从2万增加到4万条。在电视辩论前,人们也是通过社交媒体对佐科维的清新形象崇拜,产生佐科维效应,使得佐科维的支持率一度达到60%以上。

 不过,当进行电视辩论进入后期的时候,普拉博沃的强人形象试图将人们从网络的虚拟中拉回现实:印尼是一个大国,实现强国梦想需要强人领袖。一时间,普拉博沃的支持率迅速上升,有的民调显示甚至超过的佐科维。然而,终究由于后期的辩论时间太短,在最终的选举中,佐科维赢取选举,不过与普拉博沃只相差6%,即700多万选票,与最初人们预测的相差10-15%1000-2000万选票差距大为缩短。有人预计,如果辩论时间再多持续一个月,佐科维和普拉博沃,孰赢孰输,还不敢轻易下结论。所以,在佐科维的竞选中,自始至终的社交媒体宣传是一个重要因素,甚至起着关键作用。

 总而言之,2014年的印尼总统选举过程中出现的这些新变化,是印尼民主制度完善和成熟的表现,会载入印尼政治发展的史册,具有里程碑意义,值得人们关注和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