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学术研究  学术动态

“新时代、新视野海外华人”国际学术研讨会

作者:admin 时间:2014-07-09 点击:255
以侨为链 以侨为任——“新时代、新视野海外华人”国际学术研讨会述评
       2009年元月3——4日,在台湾国立国父纪念馆中山讲堂举行了“新时代、新视野海外华人”国际学术研讨会。此次研讨会由台湾华侨协会总会、侨务委员会、教育部侨民教育委员会、海华文教基金会、国立国父纪念馆、华侨救国联合总会、玄奘大学海外华人研究中心、历史系共同主办。出席研讨会的人员有100余人,分别来自中国大陆、台湾地区、马来西亚、新加坡、泰国、日本、美国。大陆方面的代表有:国务院侨办政研司司长王晓萍、处长赵健、国台办海峡两岸关系研究中心研究员李力、张壮民,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李安山教授,清华大学龙登高教授,福建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李鸿阶研究员,厦门大学人文学院李明欢教授,华中师范大学国际移民与海外华人研究中心李其荣教授,广东农工商职业技术学院院长黄伦生教授、夏国兴教授。台湾中央研究院张存武教授作主题演讲,题目为:台湾华侨华人研究。有24位与会代表报告了学术论文。会议充满了热烈、友好、合作的气氛。本次会议涉及的议题包括五大洲,讨论的主要问题有:
一、学术史研究。
       中央研究院张存武教授回顾了1950年以来台湾的华侨华人研究状况。他说台湾出版了不少关于华侨的杂志,如:《光华杂志》、《海外月刊》、《侨情周报》、《侨务月报——华侨杂志》等。台湾当局投下了很大的心力与财力招收华侨子弟到台湾的大学学校求学,学成回归侨居地的学子,甚至留在台湾者,有的成了研究华侨华人的重要角色。在1992年之前,台湾出版了370余种关于华侨华人方面的书籍,其中大部分内容涉及东南亚的华侨华人。1992年之后,至今将近20年,研究的空间扩大了,台湾的研究著作相继出现,对侨社的研究已不再只注重方言群,而是对其形成、人口结构、家庭妇女、宗教、甚至华侨华人文学等着手研究。在研究方法上,社会科学理论方法外,比较研究也有显著的增强。校际之间互动增多了,大型研讨会增加了。在这种情况下,1988年成立了中华民国海外华人研究学会,现任理事长是中央研究院的汤熙勇研究员。张存武教授说,我们应该发展、保持与广大海外华侨华人的关系,也可借机推展中国自古以来的念茈在茈的大同世界理想。
二、侨务政策研究。
      关注侨务政策,是本次研讨会的重点内容之一,既有历史上的侨务政策,又涉及现实侨务。玄奘大学夏诚华校长提交的论文题目是《从竞争走向合作——台湾海峡两岸政府侨务工作之转变》。他认为,经过连战、吴伯雄、宋楚瑜、郁慕明、江丙坤正式访问大陆,两岸之间的多轨道对话制度,已经建构完成。今后两岸政府高层可以视各种情况和议题,弹性选择不同层次进行对话,讨论最敏感、最高层次的政治问题。夏诚华认为,2008年11月海基会江丙坤董事长与海协会陈云林会长在台北召开会议,双方达成通商、通航、通邮之协议。两岸侨务机构亦应以此为举,建构新视野,摈弃侨务工作扮演斗争、统战之角色,转为以侨民教育为和解平台,推动中华文化为目标。
     台湾德明财经科技大学讲座教授高崇云认为,半个世纪以来,台湾侨民教育政策即以面向海洋及全球化作为思考模式,从以往的“无侨教即无侨务”、“华侨为革命之母”、“凡中华儿女均应有就学的机会”等理念,逐步发展为“以现代科技来教育辅导及服务海外侨民”及“推动华文教育,宣扬华人文化,促进族群融合”为方针,最近马政府更进而提出“活路外交”、“追求和平”、“建构幸福分享大侨社”的口号。尤其现阶段由于海峡两岸均加强对侨民的服务,再加上全球华文的盛行使得华文学校有了蓬勃的发展,因此如何相互观摩、互相合作、共谋强化侨民教育应为双方承办单位的当务之急。
台湾中央研究院汤熙勇教授的《1890年代巴西招募华工与清朝的反应》一文,以清代外交部档案为第一手资料,勾画了1890年代巴西招募华工的概况,深入分析了清朝官方的反应,以及防止私运华工前往巴西的举措,使读者能清晰地了解到晚清政府对巴西政府招募华工的态度即从“漠视到关心”的转变,该文对于深入了解拉美尤其是巴西华侨华人的历史与发展,对于深入探讨巴西的华侨华人政策具有重要意义。
     厦门大学李明欢教授分析了欧洲移民政策与欧洲华人社会,指出:欧洲移民政策新趋势对于欧洲华人社会的影响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欧洲各国吸引高素质移民的一系列措施,尤其受到希望学成之后在欧洲工作的大批中国留学生的欢迎;欧洲各国有限开放劳工移民门户的政策,是中国劳动力人口合理流动的有利机会;移民融入是当今欧洲社会移民政策的关键词,欧洲华人应当顺应潮流,更主动积极地融入当地会。
北京大学李安山教授认为中非合作背景下的华侨华人与国家政策是有关联的,他指出从华侨华人移民非洲的历史可以看出,这种经历与中国的内政密切相关,新移民抵达非洲的趋势与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的各项政策密切相关。
    台北市立教育大学社教系副教授徐荣崇分析了澳洲台湾移民的回流形态与意向,认为,就业和落叶归根是旅居澳洲台湾移民想要回流台湾的主要原因。而触动他们选择回流的因素可以包括文化与经济的因素,而这两个因素常常交互着移民做回流的决定。
三、华人政治研究。
     华人政治涉及华人参政和与民族政治生活紧密联系的民族主义。华中师范大学李其荣教授用民族政治学的理论和方法对美国加拿大的新华侨华人参政进行了比较,认为:广大新华侨华人的住在国公民意识和参政意识进一步加强,华人政治性、权益性社团呈现较大的发展势头,许多新华侨华人加入住在国各种党派,华人以多种形式参与政治、参与选举。美加新华侨华人呈现不同的特点:在美国,政治精英不断涌现,地方选举渐成气候,高素质年轻化是亮点,一批华裔女政治强人脱颖而出。近年加拿大华人参政有了较大起色,但与美国华人参政相比,总体来看其参政成绩不够突出,参政群体不大,力量不强,成功率不高,华人参政地区与群体不平衡,存在较大的差异。美加新华侨华人参政的作用是共同的,即提高了华人的地位,改善了华人形象,凝聚了华人社区的整体力量,改善了民权状况,引起了政治家和候选人的关注。实践证明:要保护华人自身正当权益,参政议政,推举出政界能够代表自己主张的代言人,说出华人自己的声音,是一条必由之路。
       马来西亚南方学院院长祝家华分析了2008年大选政治海啸及华裔选民的关键作用,指出,2008年大选政治海啸唤醒了普罗大众与少数族群的民主政治意识——原来一人一票的参与式民主还是有效的,尤其是华裔及印度裔等少数民族在政治海啸中发挥了关键少数作用。因此,2008年大选政治海啸有深远的影响,其最大意义是催化了大马政治民主化、两线制以及政党(阵线)轮替的可能,有人甚至认为马来西亚人之春已经萌芽。但是旧有由巫统所建构的种族威权体制还残留。
国立台湾大学讲师陈中和的论文题目是《从马华关系看马来民族主义的构成与马来西亚建国》,认为马来西亚立国50余年,至今仍维持马来霸权领导的宪政体制。此宪政体制巩固了族群的分化,并严重妨碍了国族的整合,更使得独立以降所有塑造国族的运动都面临挫败。唯20世纪初期马来社会所产生的民族主义具有多元的论述和多重的特质,但最终掌握国家统治权的胜利者却是由巫统所代表的马来族群主义。这种排外式的族群主义在建国时期最终得到大多数马来人的支持,主要是由于马来族群的生存危机意识,以及其对华人威胁的恐惧。这种恐惧的产生源自于英殖民时期。
四、华人经济研究。
      清华大学经济研究所龙登高教授分析了世界金融危机对海外华商投资的影响,认为,海外华商投资中国大陆的格局,近年来出现变化与转型,世界金融危机将推动和加快侨资企业已经发生的变化:从面向出口转向内需市场;从制造业转向服务业;海外华商在中国企业走出去的进程中互利互惠。
台湾东海大学通识教育中心助理教授曹淑瑶分析了近20年来台湾与越南的经贸发展。她认为,目前,台商对越南的投资仅次于新加坡,投资项目以制造业最多,不少是中小型企业的转投资或移植,从投资金额来看,则以营建业资金最高。显然是看准越南战后急需重建。台越间的各种活动虽无法取代台湾与中国大陆间的经贸,但不可否认台越间的关系越来越密切。台越间的贸易也在双方努力下日渐扩张。
     福建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李鸿阶分析了华侨华人与福建发展的关系,认为“侨”是福建的一大优势,一大潜力。改革开放以来,“侨”为福建带来了资金、先进技术和销售渠道,促进了经济市场化进程,对福建发展开放型经济发挥了重要作用。“侨”是福建改革开放的重要支持者、参与者和促进者,是福建发展变化的见证人,“侨”为福建的繁荣发展和人民生活的改善做出了重要贡献。他进一步指出,由于目